首稿,送给那些支持我的人

On 06/27/2012 by Uduse 19,190°C

 

“我不羡慕那些船比我好的人,我羡慕的是夜幕降临就立刻有灯塔为他照明的人。 ”

 

六月初刚受完SAT2数学和物理的洗礼,就着手建立自己的独立博客。域名其实早在四月底就已经在godaddy买了,当时主要是觉得这么短的一个域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抢走了,还是先下手为强的好,但五月的考试暴风雨让我实在抽不出时间来进行进一步的建立工作。考完了自然就轻松啦,精力便可以随意投注进此。。无奈初入此域,不甚熟悉,第一步要干什么都不知道,域名解析,wp系统之类的术语必然也是一问三不知。所幸wp论坛上的高手们不吝赐教,指引了我大部分的作战方向,让我成功地在点点绑定了域名。玩了点点的博客一两个星期,熟悉了基本的操作之后,就打算脱离点点弄一个真正的“独立”博客了。买了主机,装了wp,虽然过程不是顺风顺水,但在高手帮助下于较短时间内完成了。后台调试是真正乐趣的开始:五花八门的主题让我目不暇接,试试这个试试那个;设置选项丰富了不止一个数量级;插件功能的强大也让我瞠目结舌,编辑器功能强度也完全凌驾于点点之上——真正有“独立”的感觉了。

花了点时间读了读wp的帮助指南(那几天没学习,所以看这个也算练练阅读…),意识到博客应有定位,虽不一定得精确,但至少要让有着共同爱好的人能坚持看下去——至少我不是很喜欢看别人的生活吐槽(有深度,有共鸣的除外)。想一想,于是还是打算把这个博客做成技术型的而非生活型的。

常言道万事开头难,第一篇博文到底写些什么好呢?想到我从小学便有自己开过博客(网易),但也就像普通人玩QQ空间一样,挑挑主题,改改设置什么的,顶多再上自己用ps拼题图,自己画画选项卡,然后自己改改主题的模块什么的——关键是,没有写任何实质性的东西,基本是涂鸦吐槽之类的。主题换来换去,改来改去,博客有没人看,自然就失去了乐趣,网易博客也就淡出了我的视野(很希望那时候有个人能跳出来告诉我可以学习HTML进而获得更多乐趣)。后来又开了新的博客,大概是在第一次失去乐趣后的4,5年了,与第一次不同的是我写了少量有意义的帖,比如说我排的整一期杂志的PDF,和某个很低端的验钞灯教程,前者曾在一天之内给我带来了1000+的访问流量,让我甚是欣慰,而后者也有总和近百的搜索访问,足以让我满意。可惜当时我没有记录下作品完成过程的习惯,也没意识到博客定位的重要性,慢慢地我发的文章因过于生活而被分类于“私人”——这还是博客么?于是乎很快我也停止了这个博客的更新,转战微博吐槽。微博也有博客性质,可惜其资讯过于爆炸,而且水分极高:谁谁吃饭拍一张,谁谁悲剧吐个槽,谁谁无聊转发个笑话,还有可恶的谁谁恋爱早中晚各发N张自拍带问候和谁谁与谁谁聊天全部用转发…..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我很少再在微博上说一些无聊的话了,要是有也是用来激励自己也希望能引起别人共鸣的那种。好,我与国产交互式社会媒体网络的暧昧史到此结束,下面时间轴滑到了现在;而现在,摆在眼前的正是我花费了大量精力建立起的平台,要做的事便是写下第一篇博文。

我先是谈了此博建立的历程,然后是回忆了下与博客纠结的过去,再然后自然就到了核心内容——也就是为什么我要写这篇博文。

我问了我自己一个问题:为什么我写这篇博文?废话,因为你是人呗!

寻思良久后得到了一个我自己很满意的答案:我能在这里写下这篇博文,因为我有那些支持我的人。

周围有不少的朋友都因父母的专业优势学到些真材实料的东西,我也这么希望过:父母有一位是数学或物理学家,还有一位是音乐家或画家,多好;再奢望下,父母不同的母语,同生活非母语使用国,比如父中国人母日本人而我是在美国生的小孩,三母语,多好。遗憾的是现实中的父母皆从事于银行行业,我对此又不是特别有兴趣,父母的专业技能在我这里便现不出来了。

但是遗憾归遗憾,我非常感激我的父母,他们身上也有着我同龄人中梦寐以求的特质,这即为支持 —— 我可以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里闷上一整天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:焊焊电路啦,翻翻书啦,上网刷他们的卡买材料啦…… 似乎做自己想做的事,喜欢做的事是理所当然的,不需要有什么其他的顾虑。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正是如此,只有每当和同学聊起家庭条件的时候,听他们说父母如何逼着他们学习,喜欢音乐的不给练琴,喜欢社交的不让外出,喜欢聊天的没收手机….诸如此类。再看看我自己,电脑摆书桌上里想怎么玩怎么玩,材料堆在墙角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,书整齐地列在柜子里想让它积多少灰就积多少灰(其实我很爱书的)。一个国家离开了民主自由就什么都谈不上了,同样是家庭。在这么一个大环境下(你懂的),我的父母能给我如此的自由,如此的支持我的想法,我真的要大喊一声“幸甚至哉!”了。我有的朋友,空有满腔热情,学校和家庭的双重压迫下毫无空间施拳展脚——他郁闷,我也替他惋惜。我父母又不一样了,学校有对我施压:“不好好学习尽在家里整些没用的;性格太不对劲了赶紧少给他点自由……”,我父母则努力撑住了——回家之后还是该怎么玩怎么玩,若不是同学告诉我,我哪会知道当天老师找我爸谈话叫他赶紧遏制住我。意识到这份自由的可贵了,自然也就知道要珍惜了,于是我渐渐地从娱乐型到技术型过渡,便有了这篇博文。

总之,先谢谢父母多年以来的支持。

当然,支持我的不止我的父母,还有某些师长,某些朋友,某些认可我的学弟学妹,甚至那些曾经的敌人,那些素未谋面却留下了一点PV的人们。

良师益友。如果有可能我也很希望能和先师会须一饮三百杯,现在我也只能好好努力让我以后想起先师教诲时不自责了。豪爽的东北人,高级中学的奇葩,每次见我也都不忘数历我让他们认可的那几件事。还有的,可能仅仅是微笑着脱口的“我支持你”,但不积跬步无以成千里,我默默地觉得站在我身后的人越来越多,也就越来越敢面对前方的强敌了。

良友益师。我从朋友那里学来的也不比其他地方少:肯定,竞争,良性循环。也许几个未成年人互相谈理想、聊三观会让某些人发笑,也许几个未成年人聚在一起说些奇怪的、周围没人听得懂的话会让某些人觉得是装逼——某些人一定不知道,不知道我在学习。说我敬重我的某些朋友,毫不言重。

不知不觉,我身后的点点支持已然成军。此后,不论大小战役,强敌弱旅,无惧。战罢,先敬过众将士:谢谢你们的支持,现在!和将来!

 

Author : Uduse

飞面教(泛面宗)教徒,INTJ,女权主义者,严重强迫症患者。Hikki(宇多田光)脑残粉。 爱生活,爱学习,爱折腾。 现正作为大三计科专业生在水深火热的美帝国主义接受制裁。

20 Responses to “首稿,送给那些支持我的人”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